焦点深谈:劳动教育请别“沉没”

一个200多平方米的教室里,摆放着10余套燃气灶和抽油烟机,菜刀、菜篮、砧板、油盐酱醋一应俱全……每天下午,孩子们在这争相“掌勺”,美滋滋地品...

  一个200多平方米的教室里,摆放着10余套燃气灶和抽油烟机,菜刀、菜篮、砧板、油盐酱醋一应俱全……每天下午,孩子们在这争相“掌勺”,美滋滋地品尝完自己的菜式后,拖地打扫洗碗,把物品摆放整齐后再下课。

  这不是新东方的幼儿厨师学校,而是湖南民族职业学院附属小学的劳动厨艺课堂。

  “辣椒炒肉、红烧排骨、口味虾尾、珍珠奶茶我都会做!”六年级的毛宇栋自豪地说,他是家里的小“厨神”。

  “把厨房搬进小学”是校长方少文的创举,大手笔进行劳动教育是他多年的坚持。“我发现,孩子的作文里总是写‘今天我帮妈妈扫地’,在他们看来,家务事与他们无关。孩子没有自理能力,就很难谈得上对家庭、社会有责任心。”

  方少文想要改变这一切。2003年,他在学校的楼顶开辟了一个“空中菜园”,让学生轮流体验劳作的乐趣。之后,学校又开展了“周末我当家”“食堂我当家”“我是小交警”系列活动,开展缝衣服比赛、穿戴比赛、钉纽扣比赛。

  “间歇性的劳动,对孩子形成劳动自觉、习惯收效甚微。”方少文开始思索更常规的教育,“不仅学校要开设劳动课,还要让家庭也参与进来。”

  于是,民院附小的孩子每一天都有一份特殊的家庭作业——劳动作业,包括三部分:完成个人自理劳动、分担家务劳动和参与社会实践及义工活动,每天劳动时长不少于20分钟。作业每周评分,期末整体评价,达到“优秀”以上才能参加“三好学生”“优秀少先队员”评比,劳动作业不合格则一票否决。

  在班主任收集的“海量”视频资料里,记者看到,低年级的孩子在床铺上爬来爬去整理被子、蹲在卫生间里自己搓洗袜子;高年级的孩子麻利地掂勺炒菜、扫地拖地、去福利院照顾老人。

  刚开始,一些家长也不乏观望、懈怠情绪,甚至填交假劳动信息应付了事。“老师会鼓励家长在群里发感悟、视频,越来越多的家长看到了别人孩子的改变、自己孩子的差距,也就慢慢接受并且积极了。”方少文说。

  每个学期的家长会上,方少文总会为家长准备劳动教育的专题培训。“如何让孩子爱上家务劳动”“美国孩子常做的家务劳动有哪些”“国内外儿童劳动教育之比较分析”“各国小学生每日家务劳动时间一览”等成为家长会上的培训内容。

  劳动课进课表、进课堂,学校的劳动课程也越来越系统化。学校根据不同年龄段孩子的特点和需求,一二年级引入陶艺课,三四年级设置了电工、木工、缝纫、刺绣等课程,五六年级有厨艺课。“我们有专业的设备和教师,每门课程都有各自的课程目标、课程内容、课程评价。”

  民院附小还在岳阳市君山区周边等地方建立了多个农事劳动基地,让孩子感受劳动的快乐:拔萝卜,并制作腌萝卜条;给幼苗搬新家,学习蔬菜幼苗移栽技能;分离空谷壳,了解鼓风机的使用方法和原理等。

  教学楼上,“劳动最光荣,劳动最崇高,劳动最伟大,劳动最美丽”标语鲜艳醒目。为了让孩子真正有劳动的“光荣感”,学校每学期都评选“劳动小标兵”“劳动小模范”。“这在学校是一项很高的荣誉。”方少文说。

  当记者问到劳动教育到底带来了什么成效时,家长们给出了各种各样的答案:“附小的家长从来不用担心加班回家晚孩子没饭吃”“来了客人,孩子可以独立做出一桌菜招待”“知道了劳动的艰辛,孩子更关心、体恤父母”“就是你知道孩子长大了,家长可以放心了”……

  • 上一篇:大西南剿匪记之最高特赦
  • 下一篇:剑网3英雄FB掉落